IDC 在 2019 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机跟踪报告中表示,当季苹果 iPhone 出货量仅为 3640 万部,同比下降 30.2%,在全球智能手机总出货量 3.109 亿部中,所占市场份额已经降低到了 11.7%。

同时,iPhone 的出货量数字使苹果远远落后于三星的 7200 万部和华为的 6000 万部,只能排在第三位。不过,由于苹果只销售高端机型,也就是大多数分析师所定义的 400 美元左右或更高售价的机型,其实以中低端手机为主的手机厂商出货量超过苹果 iPhone 并不奇怪。

然而,IDC 对“iPhone 出货量同比下降 30% 以上”的描述令人震惊。正如分析师西巴特在推特上所指出的那样,这份报告太“令人尴尬”了,因为“考虑到苹果官方刚刚公布的过去三个月的 iPhone 季度收入(310.51 亿美元),如果套入这个出货量数字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苹果在 2019 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已经停止公布详细的 iPhone 出货量数字,其他设备亦是如此。不过,苹果仍报告了每个硬件业务的收入情况。其中,iPhone 在 2019 年头三个月的季度营收为 310.51 亿美元,同比下降了 17.3%。

若如 IDC 报告所述,iPhone 出货量暴跌了 30%,那么只有一种情况,就是买家只会去购买极其昂贵的机型,将苹果 iPhone 的平均售价推高至 850 美元以上,否则销量难以下降的那么快。所以,在分析师西巴特看来,这个新统计的出货量数字非常荒谬,毕竟与 iPhone 平均售价的历史季度变动不一致。

苹果 iPhone 的平均售价非常高,但也没有高得可怕。事实上,iPhone 平均售价在去年推出 999 美元的 iPhone X 时达到了顶峰,接近 800 美元。今年的市场数据显示,苹果 iPhone 的销量主力来源于 iPhone XR,而这是一款起价 750 美元的设备。随着苹果的产品结构转变,iPhone 的平均售价不可能迅速飙升,更何况苹果不断降低 iPhone XR 的渠道售价,如果销量下滑就能更难达到官方提供的收入数字了。

西巴特分析认为,如果从苹果官方公布的 iPhone 季度营收来看,苹果上一季度应该出货了 4300 多万部 iPhone,这个数字并没有改变苹果在全球销量中排名第三的位置,但至少是相对合理的数字,而这个出货量数字意味着 iPhone 的平均售价在该季度约为 722 美元。

更能说明 IDC 数据“令人尴尬”的情况是,小米在 IDC 发布这份最新报告之后就发布公告称,2019 年第一季度,公司智能手机出货量超过 2750 万台,而非“部分调研机构”的 2500 万部。小米表示,部分调研机构关于公司 2019年 第一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的预测数据有误、显失公允,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

那么,究竟是什么因素,才导致了 IDC 提供的出货量数据出现如此之大的偏差呢?

市场调研数据源之间存在着巨大矛盾?

IDC 这份“令人尴尬”的报告,使得一些评论家纷纷给出自己的最新评论。其中来自 Patently Apple 的杰克·帕彻(Jack er)也点评了 IDC 的数据,称其为“大开眼界”,因为即便与另一分析机构 Canalys 的数据也形成了鲜明对比。据 Canalys 的数据,iPhone 在第一季度的出货量数据为 4020 万部。

两家公司的数字相差达到了惊人的 380 万部,这个数字已经相当于一家小厂商一个季度的出货量。即便 Canalys 高估了 10%,按照其数据来源,苹果每天出货的 iPhone 至少也要比 IDC 的数据多出 8888 部。两家调研机构的 iPhone 出货量相差巨大,可以说两家公司都不太接近于准确数据,而 IDC 的数据最为离谱。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 2019 年第一季度全球出货量的数字,Canalys 统计的季度智能手机总出货量仅比 IDC 高出 1%,差别非常之小。因此,IDC 并不是以不同的方式获取和统计手机的出货量数字。但很显然,在这些数字之中,关于 iPhone 的出货量完全与苹果公布的实际收入数据不匹配。

有分析认为,IDC 如此不符合事实的数据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从今年开始,随着苹果不再公布硬件产品销量数字,调研机构已无法再简单通过等待苹果官方提供的财报数据,才去估算出 iPhone 的出货量数字。

整个手机行业而言,根本没有智能手机厂商按季度公布销量。当苹果推出 iPhone 之后,每当公布财报时总会顺便公布销量,可以说是此前唯一一家这么做的公司。这使得 IDC 和其他调研机构能够统计出与苹果官方数字差不多的数字,因为在此之前,苹果的官方数据与 IDC 报告的数字大体上相符,至少在 IDC 过去的报告中是这样。

而在苹果之外,由于没有其他智能手机厂商公布其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包括智能手机带来的季度营收是多少,这就意味着,调研机构的市场统计数据完全不受任何真实可核实数据的约束。

例如三星,三星会公布集团业务的收入,不过这些不仅包括智能手机,还有电脑、上网本、平板电脑、智能手表和其他产品的收入。而在智能手机业务中,不仅包括 Galaxy S 旗舰的发货量,还包括大量运到第三世界只卖 150 美元或更少的低端机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两个不同市场研究机构,即便都给出了三星的出货量数据,可这些数据每年变化的百分比也会相差约 25% 的原因。

针对 iPhone 出货量的估算,IDC 和其他市场研究机构现在仍有相对行之有效的手段,那就是参考苹果官方公布的 iPhone 季度收入,然而 IDC 在今年第一季度的报告中完全没有做到位。

免费数据的结果?

IDC 作为知名的调研公司,主要仍以销售报告为盈利,一份报告可以以 1 万或更高的价格出售给有需求的公司。而 IDC 免费提供的数据报告,本身不能作为最有价值的参考信息,任何看到的人都应该持怀疑的态度,毕竟以卖报告为生的公司,没有义务免费公布任何有用的数据。

说实话,调研机构免费公布的那些数据,过往或多或少都存在错误,而且不仅仅是一处错误。更严重的情况是,有些数据公布出来,目的就是为了让赢家看起来像输家,而输家看起来像赢家。正如一些调研机构在官方公告中承认的,他们的工作并非通过免费数据来启发公众,而是帮助付费客户“影响消费者行为和购买偏好”,至少 Strategy Analytics 机构承认是这种情况。

过去 IDC 和其他市场研究机构免费提供的报告中,有不少与苹果官方不符的数据,其中 IDC 对 Mac 出货量严重低估,还包括对 iPad 平板电脑出货量的造假,历史上误导公众的例子不少。

例如,此前 IDC 通过“编造”预测数据报告,以表明苹果 iPad 并不是十分成功,很快就会被微软 Surface 边缘化,然后又描绘出另一幅奇怪的画面:Android 平板电脑的销量惊人,iPad 已经落后。IDC 将其报告中销量预估向后调整了 1000 万台,这给人很明显的印象是,苹果 iPad 的实际销量落后于 Android 平板电脑,后者需求惊人飙升。

2014 年,IDC 的预测报告被大量引用,“iPad 正面临失败”的新闻满天飞,相反,微软 Surface 设备前景无限美好的新闻越来越多。但如今事实并非如此,Android 平板电脑实际上并没有起飞,现实中大量买家对 Android 平板电脑应用程序或服务感兴趣的少之又少。这种“编造”的假象是不可能持续下去的,所以在去年秋季,IDC 被迫在报告中称,苹果 iPad 在平板电脑市场的领先地位“有增无减”。

你认为 iPhone 出货量真的有那么糟糕吗?

IDC 和其他一些调研机构指出,华为正开始破坏 iPhone 稳定的出货量。其实这个观点也值得商榷,因为混淆了因果关系。华为智能手机出货量的确实现了大幅增长,但不可否认的是,除了苹果之外,三星、小米和其他不知名厂商的手机销量也出现了下滑的情况,尤其是在中国市场。

可以说,华为智能手机销量的大幅增长,尤其是新用户,很大程度上不太可能从苹果 iPhone 的潜在用户中大量挖掘。就拿 iPhone 销量同样下滑的美国市场来说,华为手机根本无法在美国有所建树,逻辑上就不符合。很明显,Android 阵营产品和定价组合的多样性,就决定了各厂商的出货量会出现大幅波动,尤其是同阵营之间的竞争,而这并非是对 iPhone 销量影响的主要因素。

换而言之,华为手机销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 Android 阵营,包括三星、小米、OPPO 和称之为“Other”的这些厂商,扼杀苹果 iPhone 出货量的并非华为。当然了,我们没有具体数据,只能说 iPhone 在全球的用户基数仍然保持稳定,甚至如库克所说 iPhone 销量开始略有回升。

最后,在你来看,2019 年第一季度 iPhone 的出货量真的暴跌 30% 了吗?3640 万 iPhone 出货量这个数字,能够匹配苹果官方 310.51 亿美元的收入吗?你平时对知名调研机构的数据持何种态度呢?此外,你认为能够造成 iPhone 出货量波动的因素会是哪些呢?是苹果自身还是外部因素呢?

文章由 Cloudopt AI 自动进行语义分析后选出合适的文章并进行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您可以发送邮件到support@cloudopt.net,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