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蕴资本温晓东发文:易到、乐视欠债超过50亿

韬蕴资本温晓东发文:易到、乐视欠债超过50亿

韬蕴资本温晓东发文:易到、乐视欠债超过50亿

韬蕴资本温晓东发文:易到、乐视欠债超过50亿

韬蕴资本温晓东发文:易到、乐视欠债超过50亿

温晓东表示,之所以当时会接受易到,原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乐视欠我们的钱,但仍希望我们继续伸出援手。于是在2017年6月,贾跃亭对外宣称的其挪用了某上市公司的资金以及易到的提现问题是其生死劫。如果解决不了,其将过不下去;反之其将涅槃重生。于是,韬蕴资本向贾跃亭提供了两笔借款,总金额约8亿人民币。当时达成的方案是,其将易到过户给我们,然后通过出售乐视网股票筹集资金,如出售成功后将回购易到。但不幸的是,2017年7月4日,贾跃亭先生所持股票等资产被冻结,出售一事胎死腹中。”

对于和贾跃亭反目的过程,温晓东称,2017年九月,由于其出售股票还款的计划落空,只能去香港和贾跃亭在会面,沟通新的还款来源,“当时其声称可以通过出售易到的方式还款,但需要与我签署代持协议。我为此感到震惊,若易到为代持,那么我的钱去了哪里?”温晓东称,他当时的判断是,“如果签了意味着贾跃亭可以对外收款,至于收到的款项是否还给我,那就只有鬼知道了。于是从那之后我没有再和贾先生直接联系过”。

至于易到的坑到底有多大,温晓东发文指出,根据韬蕴和乐视的收购协议,约定易到总体债务不超过23亿。因此承债23亿,抵债6.92,转让66.6%股份,该计算依据为6.6亿美金,乐视从周航处的获取成本。但韬蕴接手后发现易到债务倍数增长,但乐视方面则视而不见。此后,温晓东曾摔门而出。据其描述,“去年9月开始,乐视不再配合韬蕴方办理任何易到的手续(当时情况是境外股份变更完成,境内股份仍在其代持人手中)。这意味着韬蕴资本并未实际获取VE架构下的控制权。多次协商无果后乐视开出条件,要求韬蕴方面再向其提供4亿借款就配合变更,经过多次沟通后,韬蕴答应配合变更后借款2亿。在变更手续尚未办理完成时,众所周知的借款方向韬蕴追索,最终韬蕴吃下了这14亿债务,于是我们没有再向乐视提供该笔当时答应的借款”。

此后,在2018年10月开始全面启动对贾跃亭及其相关欠款主体的诉讼,11月,拿到BVI及美国的临时冻结令,2019年1月17日,BVI法院将临时冻结令转换为有效冻结令,这意味着,可以在适当时机进行拍卖。

“今天韬蕴资本为了支持易到确实把我们陷入困境之中,但我们的底子还在,资产还在。”温晓东透露,抛开无论易到、乐视欠韬蕴资本的超过50亿债务外,公司依照市场公允价值计算的资产仍然超过100亿。“问题是,对于关注timing的我们来说,目前不是能获取合理价格出手的时间,所以我们收缩编制,架构调整都是为了能够争取时间,以求相关资产在合理的价格内得到处置”。

2月19日,韬蕴资本发布内部通知称,因耗费大量资金挽救易到,融资自救难以到位,目前已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即日起,公司各部门负责人将安排员工在家办公,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恢复上岗时间将另行通知。

对此,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向媒体回应称,缩编求存。其表示,目前公司已遣散了部分员工,韬蕴资本的运营危机很大程度上受易到所累。

1月21日,韬蕴资本曾发布声明称,公司难以再对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愿意半价出让所持有的易到33%股权。

韬蕴资本的麻烦事不仅仅是易到。2018年11月,韬蕴投资和蓝巨投资因甘肃电投定增一案,到期时未能偿付本金及规定收益,被首钢基金申请查封、冻结名下财产2亿元。

2018年12月11日,韬蕴资本因与中植系合作参与恒大地产回A计划,未能按期归还中融信托的23亿欠款,而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消费限制令。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称韬蕴资本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韬蕴资本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温晓东也继ofo创始人、CEO戴威之后成为“老赖”。

法院要求温晓东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乘坐交通工具时,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当前,韬蕴资投资的P2P平台懒财网也处于展期未还款状态。

来源:网易科技

文章由 Cloudopt AI 自动进行语义分析后选出合适的文章并进行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您可以发送邮件到support@cloudopt.net,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