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技术,正成为“钢铁侠”马斯克身家暴涨的推手。截至7月20日,马斯克个人净资产超过740亿美元,成为财富增长速度最快的亿万富翁。

但在中国,大多数国人似乎还沉浸在流量与数字经济的狂欢之中。他们似乎还没意识到,AI技术已悄然成为通向未来财富的钥匙。

回望过去二十年,能够清晰的看到,无论是BAT还是TMD的崛起与爆发,几乎都源于人口流量红利,科技巨头们并没有从根本上赋能、重构产业。

而如今,中国正从消费互联网进入产业互联网时代。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终归只是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设施,AI等技术如同前几次工业革命的蒸汽机、电力一样,是推动未来产业革命的核心动力。

事实上,早有智者看到了这一未来大势。2013年,百度率先设立深度学习研究院;2014年,阿里iDST实验室宣布成立;2016年,腾讯设立AI Lab实验室;2018年,华为正式提出AI战略……

毫无疑问,以AI为代表的新一轮技术变革正在兴起,这或是新时代科技革命的标志。

巨头们的AI之路

数十年后,当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回忆起那台教自己思考的机器时,或许依旧难掩内心的波澜。“那天的奇怪细节在我脑中一直挥之不去。”

很快,谷歌开始布局AI赛道。2014年1月,谷歌收购了DeepMind,这家公司开发的AlphaGo曾在2017年以4:1战胜“棋王”李世石。2016年,谷歌战略转变为“AI First”,并将TensorFlow开源。同年,谷歌自动驾驶公司Waymo独立运营。

这是全球顶尖科技公司对技术的疯狂投入。但同时,谷歌内部对于AI技术未来发展的忧虑也与日俱增。多番争论下,谷歌设立了AI研发红线。

与之对比,特斯拉对于AI技术显然更为狂热,更能深入到实际产业,这也源于“钢铁侠”马斯克的极客精神。如今,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正向L5级别进发。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实现完全自动驾驶。

时间回溯,视线转向国内。当时的互联网巨头们也早早注意到了技术变革的趋势,陆续开始布局云计算与AI业务。阿里、腾讯的目光瞄准的是为亚马逊带来超预期商业利润的云业务——AWS,而百度则一直对标Google。

李彦宏当时在思考云和AI业务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2010年,人工智能技术大牛王海峰加入百度,开始整合百度内部零散的AI“萌芽小组”。

2013年,BAT在云计算与AI赛道小有收获:阿里云成功攻下“5K”山头,腾讯云正式向社会开放,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发布“百度开放云”……

但在此之后,BAT三家的云计算与AI业务日渐分野。阿里、腾讯依靠电商、社交赛道的十亿级流量开始大规模进军数字基建,发力云计算业务。

而百度则一直醉心于AI赛道之中。如果在百度内部做一个“人工智能信仰指数”排名,百度 CTO 王海峰大概是第二名,李彦宏估计是第一。

王海峰加入后,百度对AI技术持续加码。2015年,百度发布了“度秘”,并开始大规模投入无人车技术。2016年,向外界开放百度大脑。2018年,百度更为进击,五个月内四次更新迭代深度学习平台飞桨的开源框架。

目前,巨头们对于AI的理解,主要基于自身的生态和优势布局。

阿里与腾讯更注重云与大数据底层能力,且二者都是从云计算业务切入AI领域,二者拥有的海量数据都自动成为了研发AI大脑过程中数据输入的基础。

二者不同的是,阿里目前的AI能力更侧重于零售与金融,而腾讯目前的AI能力主要依托社交向医疗、智慧零售等拓展。

而十年间,百度更聚焦AI能力,相继在语音软硬件、智能交通等持续加码。

2017年7月,百度发布了小度助手(DuerOS)1.0。次年6月, 百度发布了智能音箱。随后,阿里也迅速进入智能语音硬件赛道,发布了天猫精灵。大战随之爆发。

两年间,双方你来我往,交手频繁。但目前看来,百度的小度助手凭借技术优势略胜一筹。小度助手已成为中国最大的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其出货量是全球第一。

而在无人驾驶方面,百度则是凭借先发优势,成为技术领军者。目前,Apollo业务测试里程超过300万公里,其技术位居跃居中国自动驾驶实力榜首。同时期,阿里的无人驾驶技术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尚未取得相关牌照,而腾讯、华为则未涉足该赛道。

对比之下,BATH四方各有其优势赛道。但最终,到底是阿里腾讯依托数字化经济合围,还是百度依靠AI单兵突围?

AI商业化黎明前的黑暗

AI商业化曾经历过数轮泡沫与破灭,如今有望成为现实。

从技术成熟曲线来看,目前的AI技术正处于谷底期与攀升期的临界点。

在李彦宏看来,AI的发展会经历三个大的历史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技术的智能化,第二个阶段叫做经济的智能化,第三个阶段叫做社会的智能化。目前,我们正处于从经济智能化的前半段向后半段过渡的时期。

行业人士认为,智能驾驶、智能语音助手、智能云是百度AI商业化最先被印证的三个赛道。智能驾驶一直是AI技术落地的一个重要场景,也是百度AI“实现3个100亿”目标(即小度助手、智能云和Apollo在未来2到3年内,实现100亿元营收)的重要突破口。

如前文所述,智能驾驶领域,特斯拉、Google旗下的Waymo具有领先优势,而国内的百度、滴滴具有领先优势,其商业化正持续加速。

早在2015年时,百度就开始大规模投入无人驾驶技术。但到了2018年,Apollo无人驾驶车才第一次大规模在国人面前亮相。在当年的春晚中,百余辆Apollo无人车跨越港珠澳大桥。

这大大加速了Apollo的商业化进程。同年7月,宝马加入Apollo开放平台;2019年9月,长沙自动驾驶出租车队Robotaxi开始试运营;今年3月,百度又中标了山西省交通强国建设试点自动驾驶车路协同示范区(城市路段)项目。

研究机构Navigant Research报告显示,百度的Apollo无人驾驶项在全世界排名第四,处于全球第一梯队。在智能交通领域,百度是唯一一个具备车端、路端能力的公司。而据接近百度人士透露,Apollo未来两到三年营收有望达到100亿元。

另外一个重要的争夺入口是语音交互。目前仅有百度、阿里、华为均推出了具体产品。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9年小度音箱的系列总销售额已达到14.75亿元以上,市场份额第一;天猫精灵以1561万台的出货量占据市场重要份额;华为音箱由于市场份额较小,尚未统计。

据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Q1百度旗下人工智能硬件品牌小度出货量为410万台,继续稳坐国内第一,并成为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头部品牌。

据接近百度人士测算,小度智能助手在三年内,营业收入将超过百亿元。

虽然To C的空间大,但目前To B赋能各个领域垂直产业,AI技术商业化落地更快。

阿里、腾讯、华为三家都主要通过数字化变革来赋能产业。阿里在疫情期间,基于阿里云带火了钉钉这一APP;腾讯基于微信的流量,将生鲜零售推上了风口;华为基于华为云,结合5G技术优势推出云游戏。

百度也在持续发力B端。但与ATH三家不同的是,百度更多是基于AI技术赋能企业、产业重构生产方式。其中,百度智能云是重要发力点。

在农业中,京东方在接入百度AI技术后,利用机器自动识别技术管理现代化农业种植基地;在制造业中,河北精诺数据基于百度飞桨AI开源平台,研发了一套铸造熔炼生产智能解决方案;在企业服务中,国网山东电力通过与百度智能云合作,建立起自己的“AI中台”,用户刷脸即可查询用电业务。

据IDC报告,中国AI云服务市场2020至2024年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将达到93.6%。受益于大趋势,百度智能云将在未来2-3年内,实现百亿营收。

“在AI这条道路上,百度走得孤独且波折,现在看起来,大机遇可能确实要来了。”一位接近百度公司人士表示,近两年来百度一直致力于实现AI技术的商业化落地,仅智能交通领域三年内营收有望达到100亿。

6月15日,BATH四大巨头与国家电网签署“数字新基建”战略合作协议。7月初,百度又与中国建材集团、浦发银行和上海浦东新区三家签署技术合作协议。

或许众人会有疑问,难道百度将会借助AI技术二次崛起?

在回答这一点前,我们应该分析百度的技术基因与商业化历程。

百度技术基因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源于技术,又受制于技术的应用效率。

而超链分析技术的商业化进程,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竞价排名以及网页广告的出现。根据财报,2010年百度Online marketing services业务(基于搜索引擎的广告营销)营收为12.93亿元,仅两年后,这一数字猛增到222.5亿元。

百度正大概率处于技术突破的新周期前夜,目前的百度就是处于搜索技术和AI技术换挡的阶段。AI技术升级又进入了攻坚瓶颈期,此刻应该也是公司压力最大的时候。

这或许是中国整个AI行业黎明前的黑暗。

谁是AI之王?

中美两国的巨头们都已意识到AI技术所带来的巨大商业价值。

AI商业化最快的公司,第一类纯技术公司,比如Google旗下的自动驾驶独角兽Waymo向行业输出技术方案,最新估值达到了1700亿美元。第二类,垂直产业与AI深度结合的公司,比如自动驾驶领域,特斯拉市值超过2万亿人民币。

据此,本文试图一一解剖BATH人工智能业务板块的各主要部分估值。

AI语音助手领域,小度音箱具有绝对领先优势,天猫精灵依靠庞大电商销量紧随其后。

据透露,小度助手未来三年的营收将达到100亿元。

以小度智能音箱为例,2019年的出货量是1900万台,单价从99元到549元不等。假设平均售价150元,2019年小度智能音箱带来的收入为28.5亿元,折合美元为4.07亿美元。如果估值倍数和旷视科技一样是22.5倍市销率,仅小度智能音箱业务的估值就有91.6亿美元。

从智能驾驶业务来看,百度、阿里均有涉猎。2018年,86Research对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平台给出了105亿美元的估值。谷歌无人驾驶公司Waymo,上一轮融资的300亿,即使有50%的折扣,Apollo也有 150亿估值。且百度的智能驾驶的业务比Waymo丰富得多,除了自动驾驶还有智能交通和车联网。而阿里的自动驾驶业务尚未大规模试验,因此难以估值。

从智能云来看,BATH四家都有具体业务。在高盛最新的报告中,阿里云2019年营收为355.25亿元,其估值达到930亿美元;腾讯云在2019年营收超过170亿元,粗略估值应在450亿元左右;华为云营收为85亿元,粗略估值在220亿美元左右。

由于百度智能云较为特殊,其云计算业务不仅包括公有云,还包括个人云(即百度网盘业务)。根据Bocom(交银国际)预测,百度云2019年营收在70亿元左右,若以阿里的估值标准来计算,其估值粗略估算约为180亿美元。此外,有传言表示,百度个人云将有望在近期被分拆上市,如果在科创板上市,其估值将会达到400亿元。

据此来看,百度AI估值价值400亿美元以上,再加上爱奇艺、长期投资、现金,百度整体估值应不低于900亿美元。

这样对比来看,百度市值未来或许最有弹性。百度目前400多亿的市值远远被低估了,这一市值仅仅反映出了百度广告营销业务的营收与利润水平,完全没有反馈出百度AI板块的估值。

2018年,李彦宏曾表示,百度将每年投入营收的15%进行AI研发。据此,可估算当年AI板块研发费用约为123亿元;2019年,该费用则约为117亿元。

近十年来,已有数百亿的资金投入百度大脑、飞桨等AI底层技术平台。目前,百度大脑已对外开放250多项核心AI能力,服务超过180万开发者。而飞桨累计开发者数量达到194万,服务企业数量8.4万家。

但资本市场却难以给这些底层技术与能力进行估值,这也是造成百度价值被低估的重要原因。

如今,我们难以预计数十年后谁将会成为AI领域的王者。

但从赛道来看,未来中国的AI领域将有两类公司最值得关注。一类是BATH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另一类则是商汤科技、旷世等垂直细分领域的小巨头。

曾经的巨头,反思与反转的能力往往超预期。大洋彼岸的微软,曾经坐拥PC众多基础设施级的产品而错失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曾经被投资人嘲笑日薄西山,但现在它重新开放之后,再次绽放新的商业光芒,市值重回1.6万亿美元,一度登上美国纳斯达克市值冠军宝座。

曾经几乎错失移动时代的的百度,把所有的研发资金和人才梯队沉淀在了AI,被人低估太久太久。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百度或最具有爆发力。

不容忽视的是一颗曾经冠军的心脏。

AI技术真正与产业融合时,不仅能让AI迸发出强大生命力,更会让整个实体产业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