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天眼查显示,2020 年 5 月 13 日,”AI 国家队 ” 云从科技完成 C 轮融资 18 亿元。2020 年初,云从科技就完成了公司股份制改革,早有 IPO 意向。而且四轮融资资方无一来自外资机构,计划冲刺 A 股科创板。

新的融资让许久未见高额融资的 AI 行业久旱逢甘霖,此次云从科技融资上市,能否为 AI 行业带来第二春呢?

行业寒冬回暖,AI 公司谋求上市

2019 年对于 AI 行业来说,是不好过的一年。根据美国沙利文公司发布的《2019 中美人工智能产业及厂商评估》中数据显示,AI 项目的投资热持续发酵,在 2018 年达到顶峰,在 2019 年投资金额和投资笔数大幅下跌。

2020 年一季度,又遭遇疫情黑天鹅冲击,根据 IT 桔子数据显示,国内风险投资额就上年同期相比缩水三分之一。众多 AI 企业融资困难,纷纷开始谋求上市以募资维持公司运转。但 2018 年 AI 行业融资潮带来的企业估值高,盈利能力低成为 AI 企业上市的难点。

“AI 四小龙 ” 中旷世科技在 2019 年 8 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六个月之后,旷世科技 IPO 的进程状态显示为 ” 失效 “。

商汤科技在 2018 年 4 月到 9 月五个月获得三轮投资,总额超过 22 亿美金,估值飙升 60 亿美金,此后就没有新的融资消息。2020 年初有媒体报道商汤科技申请港股科创板上市,但商汤科技回应不曾有上市具体时间表。

中科院出身的云从科技是 AI 行业中的国家队,在 2020 年初就进行股份制改革,在五月又拿到 18 亿元高额融资,2020 年年底有望在 A 股科创板上市。

四小龙三家都有上市的动作,而依图科技回应没有明确的计划在科创板上市。AI 芯片明星公司寒武纪近期也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AI 独角兽公司提交的招股书揭开了 AI 独角兽公司神秘的面纱,盈利能力低是 AI 企业的通病。

从旷视科技提交的招股书来看,其 2016 年、2017 年和 2018 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人民币 6780 万元、3.13 亿元和 14.27 亿元,亏损分别为人民币 3.43 亿元、7.58 亿元和 33.52 亿元。而 2019 年上半年,旷视科技亏损额度达到惊人的 52 亿元。

AI 芯片独角兽寒武纪 2017 年 -2019 年间实现营收分别为:784.33 万元、1.17 亿元、4.44 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81 亿元、-4105 万元、-11.79 亿元。三年寒武纪一直亏损,累计亏损约为 16 亿元,营收增速远低于亏损增速。

而早在 2008 年上市的科大讯飞 2019 年财报宣布营收破百亿,净利润 8.19 亿。作为 AI 行业 ” 老大哥 ” 的科大讯飞在一众 AI 公司赔钱的情况下保持盈利,其发展脉络值得后来者去分析。

软硬兼施,双轮驱动,忧乐并存

AI 产业商业化已从基于大数据做应用的 1.0 时代转为应用场景规模化的 2.0 时代。人工智能不应单独存在,立足场景,实际解决人们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才是关键,软硬件相结合才能为公司带来实际效益。

科大讯飞开启 ” 平台 + 赛道 ” 战略模式,业务分为讯飞开放平台,消费者业务和行业人工智能应用三大部分,在教育、医疗、司法、消费者等行业赛道上,实现源头技术创新和产业应用的良性互动。To B+To C 双轮驱动,软硬件结合为行业和消费者带去便利的同时,也为科大讯飞带来盈利点。

To B 方面,科大讯飞教育、政法、智慧城市业务等主要面向学校、政府等企业事业单位及规模较大企业,智慧医疗业务主要面向各个省市县的医院,提供辅诊服务。同时开放平台迅猛爆发,2019 年度财报显示营收同比增长 68.71%,毛利率同比提升了 4.51%。2020 年 3 月份科大讯飞中标合同金额达到 9.2 亿,同比增长 91%。

To C 方面,科大讯飞推出一系列针对细分领域的智能硬件,比如讯飞翻译机、讯飞智能办公本,讯飞录音笔等,在 2019 年都取得比较好的成绩。从科大讯飞 2019 年度财报看,To C 业务已经逐渐成为科大讯飞的营收大头。报告期内,To C 业务营收 36.25 亿,同比增长 43.99%;毛利 17.08 亿,同比增长 31.81%;To C 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进一步提升,达 35.96%,毛利占比达 36.83%。

在软硬兼施,双轮驱动的 ” 平台 + 赛道 ” 战略下,2019 年科大讯飞获得百亿营收,但在 2020 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首见亏损。

根据财报显示,科大讯飞录得营收 14.08 亿元,较 2019 年一季度下降 28.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31 亿元,为上市 12 年来首次亏损,经营现金流更是到 -7.84 亿元。

从一季度的亏损再去看 2019 年度的百亿营收,不难发现科大讯飞还存在着诸多忧虑。

1、政府补贴占比增大

在前几年的 AI 浪潮下,AI 公司的估值水涨船高,科大讯飞更是如此。很多人觉得科大讯飞的盈利配不上它的估值,而且净利润政府补贴占很大一部分,经常被人说是靠着政府补贴活下来的公司。

2019 年科大讯飞共收到政府补助 6.63 亿元,较 2018 年增加 3.11 亿元,增幅 88.35%。其中,4.12 亿计入当期损益,占净利润 8.19 亿元的比例超过 50%。

政府补贴占比减小更符合市场的期望,科大讯飞的营收才更健康。现在政府补助已经连续两年占科大讯飞净利润的比重超过 50%,自身造血能力不强的话,企业发展也不会长远。比如在新能源汽车补贴减少下销量持续减少的比亚迪,在疫情冲击下成了最大的口罩制造厂。

2. 现金流管理问题

2019 年科大讯飞营收 100.79 亿,但其中有应收账款 50.87 亿元,占营收比重的 56%,也就是说营收百亿,一半没有到账。

这和科大讯飞的业务结构不无关系,对接政府、国企比较多,应收账款通常半年时间才能拿到。因为科大讯飞的业务季节性特征,前三季度经营性现金流为负是其常见的情况。但由于今年疫情原因,政府和企业面临一定的财政压力,应收账款也会遭受不同程度的延期。延期的应收账款挤占了科大讯飞的现金流,而科大讯飞还要做好应对坏账的准备。

2020 年第一季度现金流为 -7.84 亿元,比去年同期 -5.34 亿元增加 -46.73%。根据会计财务弹性分析准则,如果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则企业经营出现问题,若连续几个时期没有好转迹象,则必将出现财务危机。

3. 研发问题

科大讯飞是一家人工智能上市公司,研发投入金额上升完全没有问题,毕竟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可是资本化研发投入占研发投入的比例一直升高。根据相关要求,一个项目研究接近尾声才能符合资本化条件,而将研发投入资本化为无形财产,最大的好处就是利润报表好看。比如乐视网,连续三年 60% 左右资本化研发投入,这个比例是不正常的。

2019 年科大讯飞资本化研发投入占比 48.52%,2018 年 47.02%,增高 1.5%。过高的资本化研发投入增加了科大讯飞的无形资产,百亿营收的利润报表掺杂了太多 ” 粉饰太平 “。

波土顿咨询公司 ( BCG ) 2019 年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经济白皮书 2.0》的数据显示,中国 AI 人才数量稀少,总数在 5 万人左右,仅为美国的十七分之一。

在这个大谈 AI 的时代,互联网头部企业纷纷转型,”All in AI”。各个企业争抢人才还来不及,科大讯飞的研发人员人数却一年时间减少 498 人。科大讯飞总裁刘庆峰提到,2020 年不会大规模招聘,会控制住人员数量。但是吸引人才才能够保证技术的核心竞争力。

去伪存真,共克 ” 利 ” 冰

AI 行业经历了前几年的融资热潮后,泡沫化十分严重,甚至部分投机创业者在 PPT 上加上 “AI” 就能获得大量融资。而在过去的一年,AI 商业模式由 1.0 转向 2.0,各个企业在技术革新的同时纷纷寻求场景落地,AI 行业的发展从 ” 云端 ” 转向 ” 实地 “。

《2019 年人工智能产业白皮书》中数据显示,我国目前的 AI 产业规模正在逐步的扩大增速要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截止至 2019 年 6 月,国内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达到 2939 家左右,排行全球第二。2018 年我国的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已经达到 415.5 亿元,在 2015 年 -2018 年间复合平均增长率达到 54.6%。在 2020 年,预计我国人工智能市场规模将会达到 990 亿元。

2019 年的资本寒冬促进了 AI 行业的去泡沫化,2020 年巨大的市场规模将促进 AI 行业健康化。

AI 行业竞争的是技术,企业竞争的是盈利能力。以技术为壁垒高筑墙,以落地场景为盈利点广积粮,才能做到缓称王。整个 AI 行业会经历一场大洗牌,留下有技术实力,盈利能力强的企业。

5 月始,宏景智驾、超星未来获数千万元融资,云从科技获 18 亿元融资,1 达观数据或 2.7 亿元融资。一系列的融资动作让我们再次看到了 AI 行业对资本的吸引,科大讯飞百亿营收让我们看到 AI 行业的市场潜能,行业在逐渐回暖。

而如何消融 ” 盈利难 ” 这颗 ” 冰刺 ” 是整个 AI 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在下一阶段,AI 从业者们要共同思考摸索出 AI 企业健康的生存模式,才能在新阳下蓬勃发展。

去伪存真,共克 ” 利 ” 冰。

来源:蓝莓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