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报道,领导Benchmark风投公司投资打车服务Uber、时尚电商Stitch Fix和房地产网站Zillow的风险投资家比尔-格利(Bill Gurley)今年将停止进行新的交易,也不会参与该公司的下一只基金。

周三早些时候有报道称,格利将不会成为Benchmark目前正在筹备的一个基金的合伙人。最近几周,该公司与合作伙伴进行了接触,准备为其第10只基金募集4.25亿美元。

在硅谷,格利向来直言不讳,他批评初创企业私有化时间过长,在没有足够关注盈利的情况下筹集了过多资本。他的观点特别有争议,因为格利是Uber的早期投资者,也是该公司董事会的成员,而这家叫车公司却是长期保持私有化状态的典范。Benchmark还是WeWork的主要投资者之一,并拥有一个董事会席位,尽管它不是由格利持有。去年,格利开始公开推动公司直接上市而不是通过传统的IPO上市,这样他们就可以避免以低于银行家和新投资者的价格出售公司的一大部分股份。

虽然格利不会进行新的投资,但他将在未来十年继续与他已投资的公司合作。他是11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包括时尚电商Stitch Fix、社区社交网络Nextdoor和网络安全公司HackerOne。他在Benchmark的职位类似于马特-科勒(Matt Cohler)和米奇-拉斯基(Mitch Lasky)目前担任的角色,这两人在2018年成立的最新一只基金中没有被列为合伙人。

格利在科技界最出名的是他在Uber发展过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2017年年中,在Uber时任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被赶下台的事件中,他是核心推手。此前,卡兰尼克出现了一系列令人尴尬的行为。Benchmark随后起诉卡兰尼克欺诈和违约,声称他向董事会做出了“重大错误陈述”,并隐瞒了关键信息,以获得更多控制权。这起诉讼后来被撤销。

那年11月,格利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这一问题。

“这个夏天发生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格利说,他暗指卡兰尼克的下场。“我们最常被问到的两个问题是,‘你怎么可能这么做?’以及‘你为什么不早点这样做呢?’显然,这两个问题是截然不同的。”

格利已经在Benchmark工作了20多年。在从事风险投资之前,他曾在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担任华尔街互联网分析师,曾在1997年负责跟踪分析亚马逊IPO。(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文章由 Cloudopt AI 自动进行语义分析后选出合适的文章并进行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email protected],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