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联想发布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第二财季业绩。按照联想官方的说法,本季度联想集团取得了强劲的业绩增长:季度营收948亿人民币,实现连续9个季度同比增长;税前利润21.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45%。净利润实现14.2亿人民币,年同比增长达到20%。

对此,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二季度,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联想的增长动能持续加速,证明我们的智能化变革战略方向正确清晰,执行坚定有力。尤其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经贸环境中,我们仍成功取得强劲的财务表现,彰显了我们对持续创新的承诺,对遍布全球180个市场的客户的承诺,和我们致力于实现‘智能,为每一个可能’公司愿景所付出的不懈努力。”

提及联想的智能化转型,最早应该始于2016年。当时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提出了“三波战略”(第一波战略是保持核心PC业务全球领先地位和盈利能力;第二波战略则是数据中心业务和移动业务;第三波则是押注自然语言交互和人工智能),这可以被喻为联想智能化转型的开端;

2017年5月,昔日二号人物刘军回归联想,提出了“智慧联想,服务中国”愿景。刘军强调,要在提升用户服务的同时,推动联想中国向智能化转变的落地;

2019年4月联想誓师大会上,杨元庆又提出了新的3S战略,这被看作是智能化变革的新方向。

有关上述联想三个与智能化转型战略,相关媒体应该有详细的论述,在此不再赘述。

我们想说的是,企业的转型最终要落实到产品(尤其是对于联想这样,现在和未来依然要依靠贩卖PC的硬件企业)、财务数字的表现上才具有真正的价值,也是衡量所谓转型战略是否正确和成功的标志,否则就会陷入战略空谈。

无比较基数和实际数字,单纯谈“高增长率”有何意义?

不知关注联想的业内是否注意到,从联想最初提出的所谓智能化战略至今,已经过去3年左右的时间,但在联想的财报中始终没有列出与智能化转型有关的财务数字表现,直到19/20财年的第一财季和第二财季才在财报中予以披露。尤其是在刚刚发布的第二财季财报中体现得更为明显,在其官方的新闻中,还刻意列出了“智能变革业务”。

例如第一财季,按照联想官方财报的描述:6月,联想成立数据智能业务集团(DIBG),实现这项深耕多年业务的独立运营。DIBG的成立是联想推动智能化转型的重要步骤。本季度,行业智能领域的整体营业额增长迅猛,达到上年同期的4倍,软件和服务业务营业额同比增长23.4%,是集团整体营业额增速的约5倍,达到近50亿人民币。

同样是联想官方的描述:在刚刚过去的19/20财年第二财季,联想集团持续推进“3S战略”的智能化转型落地实施,从业绩上看,已经取得初步成果。软件与服务业务的营业额达到61.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率35%。其中:“DaaS设备即服务”业务同比增长高达725%;设备尊享服务增长81%;IT运维管理服务增长70%。

对此,杨元庆在财报会议上介绍智能化转型时还称,6月独立运营的数据智能业务集团季度营业额猛增76%。而得益于智慧教育业务的突破,3S战略支点之一的“行业智能”整体营业额实现202%增长,SIoT智能物联网营收更是增长了428%,智慧办公增长471%,消费类智能物联网增长769%,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VR业务取得1280%的惊人增长。

看了这些与智能化转型相关“高增长”数字,相信多数媒体都会认为,在新的财年,联想智能化转型确实如联想所言取得了成功,“智能变革业务”正成为联想新的增长动力(创造了61.9亿人民币的营收)。不过,我们的疑问也由此而生。

其实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上述涉及到联想智能化转型的财务数字中,真正含有营收具体数字和参考价值的只有第一财季的50亿元和第二财季的61.9亿元人民币,归类为“软件与服务业务”的营收,其余的几乎全都是以增长率表示,而且有的是同比增长率,有的仅是增长率。但不管是同比还是仅增长率,我们均未在联想此前的财报中找到可供参考对比的具体营收数字。这使得这些“高增长”的参考价值大打折扣。

智能化业务“高增长”前后,联想核心及整体业务增速不增反降

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增长就是增长,没看到第二财季61.9亿元人民币“智能变革业务”的营收数字增长吗?这在联想之前的财报中是没有单独列举的,何必如此在意分列出来各项的具体的数字呢?当然有用,我们之后再说。

好吧!我们就按照联想官方的财报新闻稿,来看看第二财季真实的情况如何。联想目前的营收构成分为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和智能变革业务。其营收分别为855亿人民币、93亿元人民币和61.9亿元人民币,三者合计为1009.9亿元人民币。

问题来了,同样是联想的财报,其第二财季的总营收为948亿元人民币,怎么会多出61.9亿元人民币呢?原来联想单独列出的61.9亿元人民币的“智能变革业务”应该包括在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中的其中一个业务集团,或者是“打散”到这两个业务集团中才是,联想如此公布财报新闻稿的方式,极易给外界造成其“智能变革业务”中61.9亿元人民币是除了智能设备业务集团(ID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业务额外增加的营收。

那么随着而来的疑问是,联想为何要这么做呢?

就像前述,联想的所谓智能化转型战略从提出到现在也接近4个年头了,尤其是今年,杨元庆又提出了新的3S战略,有个阶段性的业绩以让外界(包括投资人)认可其战略的正确性以确保能继续推进。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何进入到19/20财年,联想在财报中才开始重点介绍其与智能化转型相关业务的高增长。但从联想智能化转型是成为联想增长新的动力的战略目标看,实际的效果如何呢?

在此我们不妨引入去年同期和今年同期构成联想核心业务的智能设备集团和数据中心业务的增长做一对比。

2018/2019财年的第一和第二财季财报合计显示(注:当时并未单独提及智能化业务的营收),智能设备集团营收同比增长12%(其中PC及智能设备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8%),数据中心业务同比增长63%。而到了今年的2019/2020财年同期(注:重点提及智能化业务的高增长),智能设备集团营收仅同比增长4.8%(其中PC及智能设备业务营收同比增长8%),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同比下降15%。

至于对联想集团整体营收的影响,其2019/2020财年第二财季的1%营收同比增幅,创下过去7个季度的最低。而同期第一财季的营收同比增长也仅为5%,为过去7个季度中第二低增长。就是说联想集团整体营收增幅最低的两个季度,竟然发生在其今年其认为和公布智能化转型业务最好的两个季度。

只见树不见林:联想智能化转型“高增长”的数字游戏

另外,鉴于联想智能化转型从开始到现在基本是以中国市场为核心,想来应该会提升联想中国市场的表现,但事实是,同样是在联想宣扬其智能化业务“高增长”的2019/2020财年的第二财季,其营收从去年同期的62.68亿美元收入下降至55.07亿美元,降幅达12.1%。而在此前的第一财季,更是同比下滑15%。

从上述对比我们不难看出,不论是对于联想的核心业务,还是由其构成的整体业务的营收,联想所谓高增长的“智能变革业务”非但没有成为联想增长的新动力,反而造成了核心业务及整体业务营收增长的大幅下滑。而在该业务实施的重点区域市场—中国市场的营收更是不增反降,且下降幅度均超过10%。

此外,需要说明的是,也是回答上述我们认为的联想在“高增长”的智能化相关业务业绩时,为何披露实际营收数字的重要性的问题。那就是不披露对比前及之后的具体营收数字,让联想在增长率这个指标上具有了相当的冗余度,这也是我们认为联想“高增长”的智能化业务可参考价值低的另外一个原因。

综上,我们认为,联想此次财报重点宣传(包括在正式财报中将其列为战略要点向投资人介绍)的智能化业务(实际营收数字对应的类别是“软件与服务”)更像是让投资人和业内“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数字游戏,这不仅极易引起投资人和业内的误解,更有悖于联想当初智能化的初衷。

来源:钛媒体 孙永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