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报道,自从8月份公开提交IPO文件以来,WeWork不断增加的亏损、公司治理方式以及首席执行官古怪的个人行为和商业交易方式都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这最终导致它无限期地搁置了上市计划。后来,它的顶级员工纷纷离职。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已经下台,该公司的估值一落千丈。而现在,软银将接管WeWork,诺依曼将离开董事会。

从提交IPO文件以来的两个月,WeWork到底经历了什么呢?下面让我们来仔细回顾一下。

1. 8月14日:WeWork提交IPO文件,详细说明其上市意图。

这家共享办公空间公司上一次私下估值为470亿美元。然后,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披露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大量的租赁协议以及继续大举支出的计划。

备案文件还显示,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诺伊曼拥有WeWork租赁的几栋大楼。

根据文件显示,WeWork的母公司We公司:

-2016年收入4.36亿美元,亏损4.29亿美元。

-2017年,收入增加到8.86亿美元,亏损增加到8.9亿美元。

-2018年,WeWork的收入为18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15亿美元,亏损6.9亿美元。

2. WeWork向诺依曼和其他高管借了数百万美元。

IPO文件显示,WeWork在2016年借给了首席执行官诺伊曼700万美元,他在2017年还清了这笔钱。

WeWork还分别向其他三名高管借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现在所有借款都已还清,除了借给阿蒂-明森(Artie Minson)的一笔60万美元的款项之外。但这笔借款已被免除。

WeWork还给其母公司We借款数百万美元。

3. 首席执行官诺伊曼在IPO前从该公司套现了7亿美元。

有报道称,诺伊曼在该公司IPO前兑现了7亿美元的股票,这一不同寻常的举动令人惊讶,因为创始人通常会等到他们的创业公司上市后才兑现股票,如果他们相信股票的价值会上涨的话。

之前的报道证实,诺伊曼通过将他在纽约和圣何塞的房产出租给WeWork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4. 诺伊曼继续持有We公司的股票,以便在IPO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保持控制权。

和许多初创公司的CEO一样,诺伊曼持有的股份将给他额外的投票权。他的股票投票权相当于每股20票,是其他CEO的两倍。

5. 该公司因缺乏女性领导而受到批评。

根据IPO备案文件,We公司的7人董事会中没有一名女性成员。

6. 8月15日:摩根士丹利退出WeWork的IPO计划。

在失去了主承销商的角色后,该银行退出了IPO计划。

7. 8月21日:总统候选人安德鲁-杨(Andrew Yang)在一条推文中称WeWork 470亿美元的估值“荒谬至极”。

8. 9月4日:WeWork聘请了一位Uber前高管来处理公司文化,并负责应付有关歧视的指控。

9月初,在公司因缺乏女性董事而受到批评后,WeWork邀请了哈佛商学院教授弗朗西斯-弗雷(Frances Frei)加入。在Uber公司,弗雷曾负责修复其有毒的企业文化。

9. 8月27日:一份详细的报告称,最近几个月一些高级人力资源主管离开了WeWork,有人指责这是诺依曼的错。

据悉,在向SEC提交S-1文件之前的一年里,有近12名人力资源管理人员离开了该公司,其中包括部门临时主管、人才招聘高级主管和人力战略主管。

在此之前,至少还有五名高级人力资源主管在2015年至去年期间离职,其中包括首席人力资源官。据报道,其中有几个人因与诺依曼意见不合而离职。此外,至少有两名前人力资源主管对该公司提出了性骚扰指控。其中一起案件声称,股权奖励几乎完全授予男性员工。

10. 9月4日:在遭到广泛批评后,诺依曼退还了WeWork因使用“We”商标而支付给他的590万美元。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WeWork正式更名为We公司,并向CEO诺依曼支付了近600万美元的商标使用费。

这件事在IPO文件中公布后,诺依曼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不久之后,WeWork发布了一份最新的文件,称诺依曼将钱退还给了公司,该公司保留了“We”商标。

11. 9月5日:WeWork考虑将IPO估值削减50%以上。

有报道称,We公司考虑将IPO估值从470亿美元削减到200亿美元。它还开始考虑推迟IPO。

12. 9月9日:WeWork最大的股东软银要求暂停IPO。

WeWork这个最大的外部股东敦促该公司推迟IPO,因为投资者对该公司缺乏兴趣,甚至在该公司将其寻求的IPO估值减半之后也是如此。软银已经向WeWork投资了超过100亿美元,其最新的估值为470亿美元。

13. 9月12日:有报道称,WeWork开始就限制诺依曼和他的妻子丽贝卡-诺依曼(Rebekah Neumann)的权力展开辩论。

据报道,该公司开始考虑减少诺依曼每股20票的投票权。

该公司及其顾问还考虑,如果丽贝卡的丈夫去世或无法管理公司,她将不再担任指定继任者。

14. 9月13日:WeWork董事会宣布改变公司的治理方式,包括诺依曼的权力。

在一份更新后的S-1备案文件中,该公司表示,它将在今年年底之前聘请一名首席独立董事,并在明年再聘请一名独立董事。它还宣布计划让其股票进入纳斯达克综合指数。

WeWork将诺依曼的投票权从每股20票大幅削减到每股10票。

诺依曼同意,在IPO后的第二年和第三年,他出售的股票数量不超过10%,并表示他将偿还与该公司达成的房地产交易的利润。

15. WeWork还将联合创始人丽贝卡从继任计划中删除,并禁止她进入董事会。

根据9月13日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最新文件,投资者的抵制导致WeWork消除了丽贝卡对公司的影响。

16. 有传言称,WeWork开始考虑更低的IPO估值:100亿美元。

9月13日有报道称,WeWork并不相信治理方式的变化能够说服对其盈利前景感到担忧的投资者。

17. 9月16日:IPO正式推迟。

9月16日,有报道称,IPO被无限期推迟,至少推迟至10月份。

WeWor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We公司期待着即将到来的IPO,我们预计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IPO。”

18. 9月17日:在推迟上市计划后,WeWork的债券价格以创纪录的速度下跌。

在推迟IPO后,WeWork的债券面值下跌了7%,创下2018年4月发行以来的最大跌幅。

19. 9月18日:有报道详细介绍了诺依曼的疯狂派对行为和管理风格。

有报道称,诺依曼要求他的公司每年解雇20%的员工,作为一项削减成本的措施。而他的妻子丽贝卡与一些员工见面几分钟后就要求解雇他们。

有一次,诺依曼宣布裁员,并请大家喝龙舌兰酒。然后,著名黑人说唱乐队Run-DMC的吉他手达里尔-麦克丹尼尔斯(Darryl McDaniels)突然闯入房间,举行了一场意外的音乐会。

据悉,诺依曼还吸食大麻。有一次,他在私人飞机上吸食大麻,在机组人员发现飞机上的麦片盒内藏的大麻后,这架飞机在以色列被召回。

20. 9月20日:曼哈顿WeWork的一个租户发现其薄弱的网络安全暴露了租户的敏感信息。

糟糕的WiFi安全性使得WeWork的一名租户能够查看别人的隐私信息,包括银行账户详细信息和大楼内其他公司的司机的驾驶执照。

21. 一份报告显示,WeWork旗下房地产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已经辞职。

WeWork旗下Ark房地产基金的首席投资官温迪-西尔弗斯坦(Wendy Silverstein)于9月中旬辞职。她声称,她离职是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她的离开与公司最近的IPO困境无关。

她是在过去一年中从WeWork离职的众多知名高管之一。

22. WeWork的一名前高管起诉该公司,称其受到歧视,后来撤回了起诉。

WeWork的前高管理查德-马克尔(Richard Markel)称该公司存在一种“狂热”的文化,无休止地饮酒和强制性留宿别人家。后来,他被赶出了公司。据报道,他目前正在与WeWork进行私人仲裁。

23. 9月22日,一些WeWork董事会成员开始考虑罢免诺依曼首席执行官一职。

据报道,一些WeWork董事会成员现在支持将CEO诺依曼赶下台。在董事会召开的会议中,有人提议不让诺依曼担任执行董事长,并解除他的首席执行官职务。

与WeWork最大的支持者软银有关的高管也支持诺依曼离开公司。

24. 9月23日,诺依曼已经开始与WeWork董事会和投资者就他未来在公司的角色进行谈判。

知情人士称,诺依曼尚未同意辞去WeWork母公司We公司首席执行官一职,也不确定他是否会这样做。

消息人士补充称,包括软银集团和Benchmark Capital在内的投资者计划发起的董事会挑战计划已被搁置,等待这些讨论产生结果。

25. 9月24日,诺依曼辞去了WeWork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首次有报道称,诺依曼将辞去WeWork首席执行官一职,但仍将担任We公司的董事长。

据报道,该公司的两位现任高管塞巴斯蒂安-甘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和阿蒂-明森(Artie Minson)被任命为联席首席执行官。

26. 9月25日:WeWork将旗下三家公司挂牌出售。

据报道,WeWork试图出售自2017年以来收购的三家公司。

WeWork试图出售Managed by Q、Meetup和Conductor三家子公司,它们的业务分别是办公室清洁和管理、群组会议和市场营销。这些公司的收入在“数亿美元”,但仍然在亏损。据悉,WeWork已经有一些潜在买家向其表示感兴趣。

一位知情人士也证实,该公司正在寻求出售这三家子公司。

27. 9月30日,联席首席执行官无限期推迟IPO。

在一份声明中,新任联席首席执行长阿蒂和塞巴斯蒂安表示,他们将无限期推迟IPO,但他们确实计划在未来上市。

声明称:“我们决定推迟IPO,专注于我们的核心业务,该业务的基本面依然强劲。我们将一如既往地致力于为我们的会员、企业客户、业主合作伙伴、员工和股东提供服务。我们完全愿意带领WeWork上市,并期待着未来重新进入公开市场。”

28. 10月11日:WeWork的教育部门WeGrow计划在学年结束时关闭。

这所学校两年前开学,现在有大约100名学生。根据孩子的年龄,学费从22000美元到42000美元不等。

WeWork的一名代表当时称:“作为公司专注于核心业务的努力的一部分,WeWork已经通知WeGrow学生家长,我们将在本学年结束后停止运营WeGrow。WeWork和WeGrow学生家长正在与感兴趣的各方就相关事宜进行讨论。”

29. 10月14日,WeWork警告租户,电话亭的甲醛可能超标。

WeWork表示,由于它发现美国和加拿大各地的1600个电话亭“甲醛含量可能超标”,它决定移除这些电话亭。

据悉,早在7月份,租户就抱怨电话亭不安全。

30. 10月21日,WeWork计划评估软银和摩根大通的资金援助方案。

据一位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该公司董事会计划于周二召开会议,评估两个融资计划。据报道,这两项计划对WeWork的估值都在80亿美元或更低。

软银提出投资50亿美元,加快计划明年实施的15亿美元股权投资,并从现有投资者那里再购买10亿美元的股票。据报道,对潜在投资者而言,摩根大通的报价预计将比软银更高,其给出的估值预计会更低。

31. 10月22日:据报道,软银将接管WeWork,创始人诺依曼将从董事会辞职。

据报道,WeWork选择了软银的融资提议,而不是摩根大通的提议。据报道,软银将向诺依曼提供17亿美元,让他辞去董事会职务并放弃投票权。据悉,他将获得10亿美元的股份,1.85亿美元的咨询费以及5亿美元的软银信贷。据报道,这笔交易对WeWork的估值约为80亿美元。(腾讯科技编译/乐学)

文章由 Cloudopt AI 自动进行语义分析后选出合适的文章并进行转载,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您可以发送邮件到support@cloudopt.net,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处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