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 印度表现抢眼,Facebook 被迫背水一战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平台在印度市场遭遇劲敌 TikTok | 图片来源:IC photo

“变身大明星,只要15秒”,凭借短视频分享的魔力,TikTok 令数百万印度人沉迷其中。这款来自中国的应用火遍印度,势头之旺已迫使各数字巨头纷纷在自家平台增设短视频服务。

TikTok 目前已覆盖 150 个国家和地区,涵盖75 种语言,短短一年时间内全球月活跃用户已超过 7 亿,其中印度用户已过 2 亿,而 Facebook 现有印度用户数量为 3 亿。在印度市场,Instagram 和 Facebook 等平台正面临来自 TikTok 的激烈竞争。最近,TikTok 母公司宣布将在印度投资 10 亿美元。

全球市场研究公司 Forrester 的预测分析师 Meenakshi Tiwari 指出,尽管 TikTok 通过在应用内购买“抖币”及虚拟礼物等模式,在不到一年内即实现产品盈利,但广告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TikTok 与 Instagram、Snapchat 类似,都在网红营销上投资巨大。Tiwari 说: “TikTok 已经推出‘品牌接管(允许全屏垂直显示) + feed 内原生视频 + 标签挑战广告’的新型广告模式,从而为营销人员提供了一个更能身临其境的互动平台。”

可想而知,Facebook 肯定在考虑尽快出手阻止 TikTok 继续风光下去,否则自己会像照片共享平台 Instagram 一样逐渐在印度市场失势。

Facebook 布局短视频市场

去年11月,Facebook 悄然推出了一款与 TikTok 竞争的独立应用程序 Lasso。Lasso 目前只在美国发行,用户可以像在 TikTok 上一样录制自己跟随音乐唱歌跳舞的视频。Facebook 的一位发言人告诉 Verge:“Lasso 是一款全新的、独立的娱乐短视频应用,内容覆盖搞笑、美女、健身等等。我们对这款应用的潜力充满期待,后续也会收集用户和内容创作者的反馈意见。”

就在上周,Facebok 将前谷歌员工 Jason Toff 招致麾下担任要职。外界纷纷猜测,Facebok 正准备在全球范围内推出新的短视频共享应用。Toff 之前还曾就职于 Twitter 短视频共享服务 Vine(已被关闭)。如今他加入 Facebook 担任产品管理总监,领导该公司的新产品实验团队(NPE Team),为那些仍不是 Facebook 核心品牌用户的消费者开发实验性应用程序。

市场研究公司 CyberMedia Research(CMR)行业情报部门(IIG)负责人 Prabhu Ram 称,字节跳动旗下 TikTok 等应用的兴起,表明现在的用户已经审美疲劳,亟需尝试新应用和新平台来表达自己。Ram 称:“TikTok 以使用方言为卖点,让来自任何地区的印度都能向全世界展示他们的才能。字节跳动具有先发优势,再加上快速增长的良好基层用户群,所以它并不畏惧挑战 Facebook 的全球性统治地位。”

TikTok 正迅速扩张其社群生态圈,通过“小程序”牢牢守住自己的客户,为此它还可能会在中国市场上推出一款带有预装应用的智能手机。Ram 继续强调说:“Facebook 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阻止 TikTok 继续火爆下去。可惜 Lasso 之前的克隆版 TikTok 均已宣告失败。更重要的是,Facebook 在印度的用户群还未下沉到二三线地区。”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 2019 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指出,当今世界,社交媒体的含义正在变化,也正在向 WhatsApp、Snapchat 和 Instagram 等私人社交媒体方向发展。扎克伯格得尽快发布一款能和 TikTok 竞争的应用程序,Ram 说:“Facebook 时间不多了,再等下去印度人会不耐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