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网易考拉假货风波再起。自加拿大鹅、雅诗兰黛小棕瓶涉假风波后,植村秀“樱花轻肤”洁颜油再次被指控为“彻头彻尾的假货,连高仿都不是”。

自今年年初,网易考拉先后被曝加拿大鹅、雅诗兰黛小棕瓶造假事件后,植村秀“樱花轻肤”洁颜油再一次使网易考拉陷入了诚信风波。

今日,公众号“儿不说”发表了文章《取证285天,我把网易考拉给告了》,指责网易考拉售假。该文章作者为《重庆商报》记者马亮,取证材料来自于2018年8月17日作者妻子购买的一考拉自营的植村秀450毫升“樱花轻肤”洁颜油。该产品折后价380.85元,订单显示是海外采购,其中税费为45.81元。

因马亮妻子怀疑所购的商品为假货,该文作者将购买样品拿到一所高校的化学实验室鉴定,结果显示其产品为”颠覆性造假“,两瓶产品的成分图谱有很大差异。

委托一位高校化学博士的朋友检测,这位朋友在查看了报告之后说,“(其中一瓶)是彻头彻尾的假货,连高仿都不是”。

据作者称,网易考拉一直在追问是哪所实验室出具的检测报告,但出于不信任和怕连累检测中心的考虑,至今未透露,只表示其为川渝首屈一指的理科类高校,211-985,结果一定令人信服。

针对此事,网易考拉方面做出了官方回应承诺为正品,声明如下:

1、2018年8月16日迄今,马记者分别于2018年11月、2019年4月与网易考拉进行两次沟通,我们均予以积极回应与配合。此次,我们将全力配合监管部门的调查。

2、沟通过程中,我们也向马记者表明,网易考拉欢迎消费者对平台售出的每件商品提供建议、进行监督,也愿意接受具备检测资质的机构出具的检测结果,并承担检测费用。

3、我们承诺,马记者文中涉及的商品为正品。如果最终确认是平台售出商品存在问题,我们会严格遵守平台规则和对消费者的承诺,给马记者和社会公众一个交代。

4、对于马记者作为消费者的合理诉求,我们充分尊重,但对于商品以外的其它诉求,网易考拉不会予以满足。

然而,一个月以前,马亮也曾发表署名文章《海淘买家:网易考拉的“假一赔十”是伪命题还是真笑话?》,报道的也是该事件。

彼时,马亮试图多次沟通该事件无果。考拉方面曾对其表示愿意二次检测,但没有具体的对接人来沟通检测细节。马记者表示,机票酒店费用由谁来出,这些他们都未谈到,而他本人又不可能直接给他们寄样本,可见对方的交涉完全不诚心。

此外,考拉甚至怀疑马亮样品是否通过考拉渠道购买,有没有经过掉包。

马亮后来将此事向重庆12315投诉,未予受理;后又辗转选择在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网站递交了投诉说明,始终未果。如要上诉到法院,必须要去发货地或者对方总部所在地受理,即杭州法院。最终,马亮只能选择最为迂回、又最为原始的“实验法”,并得到了产品是假货的验证。

根据此前网易考拉对马记者的沟通态度来看,此次声明之后,马亮能否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也未可知。

近年来,网易考拉售假风波层出不穷。

2018年2月,网易考拉平台“自营直邮仓”销售的雅诗兰黛ANR眼部精华霜因涉假被中消协点名,网易考拉认为所谓“假”的鉴定报告由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出具,并不具备公信力,且侵犯自身名誉权,故将中国消费者协会、雅诗兰黛(上海)商贸有限公司、雅诗兰黛公司、北京盛拓游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诉至法院。

虽然双方最终握手言和,然而,考拉的假货风波并没有停息。

2018年12月,有消费者称在网易考拉上买的加拿大鹅羽绒服被鉴定为假货,要求网易考拉履行假一赔十的承诺。网易考拉对此予以否认,称经网易考拉核查,确认平台所售加拿大鹅为正品。不过,加拿大鹅官方表示,网易考拉不是授权经销商,不建议在未授权的卖家处购买,加拿大鹅不能确保是不是正品以及产品品质。此后,该商品被杭州市滨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检测为正品,当事人却质疑未收到任何正式书面通知,也未看到实物的检测报告。

2019年4月,考拉与雅诗兰黛小棕瓶从2018年2月开始的多次诉讼纠纷,最终以双方撤诉告终。

除了舆论广泛发酵的这几大事件外,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上还有更多的网易考拉维权事件。在聚投诉平台,关于网易考拉的投诉贴达325个,涉及平台霸王条款、不退货、以次充好等诸多问题,而假货的投诉占比也不低。

假货一直是备受消费者诟病的电商平台问题。近两年,网易考拉、网易严选、小米有品、拼多多等,原本主打的是“自营仓储”,初衷是能够做到品控,降低假货率。然而,不断曝出的假货事件,使网易考拉的公信力锐减。未来,网易考拉应在货源、物流等供应链各环节加强监管,最大程度维护消费者的利益。